2021年05月16日 星期日
下载APP 登录 | 注册
头条 战疫 时政 观点 深度 数字经济 京津冀 影像 阳光理政 财经 文娱 体育 社会

大咖论“数” | 从连接到赋能——“智能+”助力高质量发展

从过去20多年的技术发展历程来看,数字经济的发展历程是三轮浪潮持续的演化和叠加,这三股浪潮分别是IT+、互联网+和智能+。如今,互联网公司已经成为科技创新的生力军乃至主力军。

  从整体来看,数字经济发展到当前,我们可以认为已经进入到智能经济阶段。智能经济是指以数据流动的自动化去化解复杂经济系统的不确定性,从而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,支撑经济的高质量发展。从底层技术看是大数据技术、算法、云计算等新技术群落;从运作范式看是“数据+算力+算法”范式的普遍扩散;从服务机理看是“描述-诊断-预测-决策”的精准化、即时化;从经济形态看是消费端和供给端如何做到高效协同和精准匹配;从治理体系看要做到协同化、自动化和全球化。

  当前我国数字经济在消费端的数字化程度是全球领先的,但供给端数字化水平较低。比如,在营销环节,精准营销能力不足;在研发环节,新产品开发周期长,缺乏数据驱动的产品研发;在生产环节,数字化工厂的比例远低于欧美(欧洲46%,美国54%,中国25%);从供应链整体看,柔性化能力不足。

  技术与商业的发展,一直是相互促进、相互拉动、协同演化。20世纪70-80年代,传统IT技术曾给企业,特别是大企业带来了显著的效率和效益。但上世纪80年代,特别是90年代后,商业世界的复杂性急剧上升,传统IT技术越来越难以有效应对这一复杂性。

  “数字化企业”正加速向“数智化企业”演进,其本质区别不仅仅表现在支撑技术体系的差异性,而且体现在数智化企业面临的市场特征、经营理念、技术诉求、技术开放性、技术交付形态的差异性。

  企业数智化转型的目标是实现提效降本、创新和可持续增长,包括提高运营效率、降低运营成本、实现数字驱动的智能决策、提高创造能力、获取新用户、提高企业收入和提升客户满意度和忠诚度。

  数字经济的发展,对数字时代的治理提出了新的需求,也为新的治理体系提供了新的手段。在探索新治理模式的过程中,应树立三大理念,分别是以促进数字经济发展为目标的全局观,为未来创新留出足够空间的未来观,以及全球协同的全球观。

  同时,也要注意正在发生的三大转变:机制上的从单向管理到协同治理,方式上的从人工治理到智能化治理,视野上的从国内治理到全球竞合。

  大市场才会有大分工。中国拥有庞大的人口规模,快速扩大的中产阶层,乐于拥抱变化的消费者,丰沃的制造业基础,全球领先的铁路、宽带等基础设施消费市场,以及领先全球的网络零售、在线支付等服务体系,这些都使得中国市场必将成为全球商业创新的高地。企业家如何在这样一个充满机遇的大市场上,更明晰、更简明地找到位置感、方向感?面向下一个十年,企业家应给自己设置怎样的议题与议程?

  “换底座”:使企业的技术基础设施,从IT时代迈入DT时代。

  “转模式”:使企业的决策机制,由低效的经验化决策,转为数智化支撑下的高效运行、精准决策、自动决策。

  “创未来”:对自我有更高期望的企业家,应致力于做“造风者”,不断开辟“新赛道”,进而探索具有时代性和全球性的全新商业模式,并进一步升级组织能力和企业文化。

   (作者为阿里研究院资深专家宋斐)

我来说两句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0条评论
已输入0
全部评论(0
查看更多评论
推荐阅读
返回
首页
评论成功!